猪笼草最近因为柠檬的流行而成为热门话题,猪笼草的捕虫囊形态各异

图片 1

沼泽地里,一朵美丽异常的花朵散发着阵阵诱人的芳香。一只蜜蜂禁不住这香味的诱惑飞向花朵。然而,当它落到花朵上后,才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致命的陷阱——花朵迅速闭合,将蜜蜂关在里面。就像猎物被食肉动物吞下一样,可怜的蜜蜂经过短暂的挣扎后,最终成为植物之餐。

与其他食肉植物一样,猪笼草生长在贫瘠或者酸性土壤中,主要分布在东南亚、澳大利亚和北美洲。猪笼草的“杀手锏”是一个装满液体的深囊,我们称其为捕食囊。它利用视觉诱惑或花蜜吸引的方式,将正在觅食的昆虫吸引到由叶子组成的碗杯状的捕虫囊中。

北青网讯
猪笼草最近因为柠檬的流行而成为热门话题,自然爱好者和自然保护主义者对用这些独特的食肉植物来制作柠檬表达了他们的担忧,他们声称这种做法正在导致这种植物灭绝。

图片 2

捕虫囊的内侧囊壁光滑且成槽型,以此来避免昆虫爬出去。昆虫落入囊内会被液体淹没并逐渐分解,分解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利用雨水冲到囊中的细菌进行分
解,另一种是用猪笼草自己产生的消化酶进行分解。此外,一些猪笼草能够与昆虫幼体互惠共生。幼虫以猪笼草捕食的猎物为生,而猪笼草则吸收它们的排泄物。通
过这些猎物,猪笼草可以补充自身需要的矿物营养,特别是氮和磷。

猪笼草在全球约有170种,属于猪笼草属,以其特有的“陷阱陷阱”而闻名。陷阱陷阱由一个深杯状的洞或猪笼草罐中充满液体,可以消化掉掉入其中的小昆虫。其中35种的栖息地在沙巴和沙捞越,11种在马来西亚半岛。

在我们的星球上,绿色植物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通过光合作用获取营养生长,然后为食草动物提供食物。不过,植物并不总是扮演被“吃”的角色,有些植物也可以诱捕昆虫以获取营养,它们是一群“吃荤”的植物,也被称为“食虫植物”。食虫植物能将捕获的昆虫分解,这一过程类似于动物的消化过程,而分解的最终产物,尤其是氮化合物及盐类,则为植物所吸收,作为植物营养物质的额外补充。

图片 3

最大的猪笼草品种,被称为王猪笼草,只能在沙巴州的基纳巴卢山发现。它可以长到41厘米高,20厘米宽,而每个罐子可以容纳3.5升的液体。

食虫植物不能自由活动,因此也就不能主动地去捕杀猎物,但它们自有独特的捕食方法,它们的杀手锏是“诱骗”加“陷阱”。有的先设计一个陷阱,比如释放出香气和甜液来吸引昆虫,然后用胶水一样的黏液粘住猎物;有的将昆虫诱骗至像瓶子一样的捕虫囊内;还有的则在叶管上端内壁上长满数以百计的向下弯曲的细毛。如果你用手指去触摸就会发现,向下摸非常光滑,但收回来时就感到细毛扎手。再加上叶管口又圆又滑,昆虫进去后根本无法再爬出来。

在猪笼草捕虫囊的顶部有一个盖子,大概是为了阻止虫子爬出去而设置的障碍,盖子封住的液体可以用来做泻药,治疗咳嗽、眼部发炎、烧伤等。请继续阅读下节,了解一种让达尔文痴迷不已的食肉植物——茅膏菜。

猪笼草在森林的形成和生长中起着重要的作用,马来西亚农业研究与发展研究所的博士说,它们比其他植物更有优势,因为它们可以在贫瘠的土壤上生长。

食虫植物主要生长在潮湿的荒地、沼泽及泥岸等含水丰富、土壤呈酸性、缺氮的环境中。大部分食肉植物是多年生草本植物,高不过30厘米,常仅10至15厘米,也有个别种类有长至1米的。目前地球上大约有400种食虫植物,其中最多见也最着名的要数猪笼草。

茅膏菜是多年生草本植物,它们叶子上的腺毛顶部能够产生黏性分泌物,就像阳光下的闪耀的露珠。茅膏菜不仅生长在沼泽地区,在沙地、缺少氮、磷的矿质土壤中也较常见。这种微小的植物是如此神奇,以至于达尔文在书中用了285页纸来描述关于它的实验。

她说猪笼草不需要土壤中的营养物质来生存,因为它可以通过消化它捕捉到的枯叶或昆虫来获得必要的营养。

图片 4

图片 5

“这就是为什么猪笼草很容易在土壤不肥沃的森林边缘找到”,她说。

猪笼草的捕虫囊形态各异,有的像酒杯,有的像罐子,有的像竹筒,更多的像运猪用的笼子,所以人们才给它取名为“猪笼草”。猪笼草的捕虫囊的长度从2.5厘米到30厘米,容积从1茶匙到0.5升。捕虫囊其实是一种变态的叶子,囊中有腺体,可分泌蜜汁,引诱昆虫进入并将其粘住,然后再分泌消化液将其消化,最终,昆虫身上的营养物质被猪笼草吸收。猪笼草捕捉蚂蚁、蚊、蝇或蜜蜂之类小昆虫,有的甚至还捕捉小鼠和小鸟。

由于普遍缺少植物代谢所需要的硝酸还原酶,茅膏菜非常依赖于捕猎昆虫补充氮素养分。茅膏菜有两种不同的腺体帮助它捕捉和消化昆虫:长茎腺体分泌有香味的黏液吸引昆虫,而无茎腺体吸收昆虫的营养。

猪笼草生长的缺乏营养的栖息地,一旦土壤条件在过去几十年里得到改善,就会成为其他类型植物的寄主。

猪笼草的颜色艳丽,对昆虫极具吸引力。更重要的是,它能分泌出有鲜果香味的蜜汁,昆虫嗅到阵阵香气,就会被吸引至猪笼草。到了瓶口,昆虫很容易一头栽进瓶中。有时刚踏足叶上,由于叶上的纤毛指向瓶底,昆虫就像坐滑梯般滑进瓶井,再也无法逃生。猪笼草的捕虫囊上有盖子,可防雨水灌入。不过盖子经常是打开的,因此捕虫囊中常有半囊水。如果水过多,捕虫囊无法承重,就会自动倾斜倒去一部分水。

茅膏菜的腺毛非常敏感,为了使昆虫接触到更多腺体,腺毛会向叶子中心弯曲。当昆虫被香味吸引接触到腺毛时,就会被粘住而无法脱逃。腺毛能够产生含有蛋白
酶和磷酸酶的消化酶,一旦猎物被俘获,消化酶的产量就会增加,约在第四天的时候达到最高浓度,而此时昆虫就完全变成茅膏菜的大餐了。

猪笼草甚至可以养活生活在同一栖息地的其他动物。例如,在马来西亚发现的一种小型螃蟹,其水源依赖壶腹草植物。

多年来,猪笼草一直引起植物学家的强烈兴趣,他们通过考察后发现了许多猪笼草与被捕获者之间的妙趣横生的故事。美国一位植物学家发现这样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当一只蟑螂在猪笼草的捕虫囊的消化液中挣扎时,捕虫囊的瓶盖边上往往就会出现一群蚂蚁,它们就像训练有素的山地营救专家一样对蟑螂实施“营救”。其实,蚂蚁的目的不是救蟑螂,而是将蟑螂作为它们的食物。

捕蝇草只生长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南部和北部的沼泽地带。由于它奇特的外形和快速的捕食速度,捕蝇草也被称为
“捕鼠器”。它的叶子从中脉形成可以咬合的两个叶片,长有短刺的叶片向外张开,形状有点儿像贝壳。

该项目的高级研究员莫哈德•诺法扎尔•加扎利博士表示,猪笼草正面临灭绝的威胁,与几年前相比,现在的猪笼草要难得多。

这种蚂蚁在一种名叫“二距猪笼草”的中空的叶须中筑巢,它们能潜入捕虫囊的液体中去“营救”比它们身体大得多的昆虫,而且“营救”过程井然有序:一只蚂蚁先跳进捕虫囊液体中去实施营救,其他的蚂蚁则聚集在液体的边缘耐心地等待着。一旦潜入液体中的蚂蚁将蟑螂带到“岸”边,其他的蚂蚁就齐心协力地将蟑螂拖到安全的地方。它们看上去就像一群精力旺盛的攀岩者,在没有绳索帮助的情况下,自如地搬动一个比它们自身大得多的蟑螂。当然,整个“营救”过程非常艰难,往往花费一个多小时。最后,被蚂蚁拖上“岸”的蟑螂并没有被释放,而是被它们分而食之,而那些蚂蚁不喜欢吃的碎片又被重新扔回到消化液中,让猪笼草慢慢享用。

这些硬刺非常敏感,当任何物质碰触到它们后,叶片就会立即咬合,整个过程不到一秒。不过,只碰触一个硬刺并不会诱发闭合现象,只有当一个硬刺被碰触两次
以上,或两颗硬刺被连续碰触时才会引发叶片闭合行为。而且,叶片最初不会完全紧闭,它会保持一个缝隙几秒钟,为的是让小昆虫逃走,因为对它来说小昆虫不能
填饱肚子。

由于猪笼草主要生长在低洼地区,所以在旱季的丛林大火会导致猪笼草遭到破坏。

图片 6

当叶片闭合后,顶部的硬刺相互咬合,对里面的昆虫来说,就像是被关在上了锁的监牢里。随后,硬刺产生的消化酶会分解困住的昆虫蛋白质,捕蝇草由此得到氮的补充。如果捕获的猎物不是食物,而是石头或泥土的话,捕食器会在12小时后重新张开,并将其“吐”掉。

然而,更令人担忧的是人为因素,因为不受控制的土地清理活动,以及为烹饪目的和满足狂热园丁对外来植物的需求而收割猪笼草,正在对这种独特的食肉植物造成损害。

专家认为,二距猪笼草之所以允许蚂蚁从其捕虫囊中偷取食物,是因为蚂蚁的行为有助于防止自己“吃”得过多。过量的昆虫躯体在捕虫囊中会破坏消化液的化学平衡,使捕虫囊腐烂,最终导致猪笼草死亡。为此,二距猪笼草给蚂蚁提供了免费食物和在它的叶须空腔中筑巢的特权。但令人迷惑的是,为什么蚂蚁不会被二距猪笼草的消化液消化掉?

图片 7

这种协同关系并不单单发生在二距猪笼草和与它共生的蚂蚁之间。在猪笼草科植物中还有一个奇异的种类——“劳氏猪笼草”,它们生长在婆罗洲山区,一般高20~25厘米。

所有食肉植物中真正具有
“陷阱门”的就是狸藻。这种生长在水中的植物具有自然界最精确而微妙的捕食陷阱,它的捕食囊被评价为植物王国中最精致的结构,同时捕食速度也是最快的。而且,狸藻的生长范围很广,除了南极洲,全球几乎都有它的身影。

图片 8

狸藻数以千计的囊状物附着在水中的羽状细小分枝上,有些研究人员认为这些细小的分枝是进化了的狸藻叶子。那些平整光滑的囊状物直径范围在2毫米到4毫米
之间,其中一端有入口。门在入口的顶部悬挂着就像一个车库门,只不过它是向内打开的。门周围的小管和粘液层能够加强
门的封闭性,防止水进入囊状物中。

植物学家发现,在劳氏猪笼草的捕虫囊内很少有昆虫,但常常有一种富含氮的物质——动物的粪便。为什么会这样?植物学家发现,每一株劳氏猪笼草都有一个张开的圆筒形的嘴,一个窄腰,以及一个大到能够分泌水晶糖样物质的嘴唇。更奇妙的是,劳氏猪笼草还特化出了吸引鸟儿落脚的装置。有些个体较小的鸟儿常常停靠在劳氏猪笼草的瓶口旁,一边吸取糖样物质一边排泄粪便,而可供鸟儿落脚的装置设计得非常巧妙,鸟儿只能将自己身体后部朝着瓶颈处,这样一来,鸟儿的富含氮的粪便就会直接落在捕虫囊中,成为劳氏猪笼草的食物来源。

图片 9

还有一种生活在婆罗洲雨林中的猪笼草十分挑剔,它们只吃一种昆虫——白蚁。这种猪笼草的叶子呈壶状,内壁很光滑,里面充满了消化液。由于这种猪笼草生长在阴暗潮湿的地面,它们只能利用虫在壶状叶子顶部的白色长毛来引诱白蚁。白蚁发现了那些白色长毛,会把它们当成可口的食物,于是叫来其他白蚁帮忙把战利品搬回窝里,结果这些白蚁都会掉进猪笼草的捕虫囊里。猪笼草一次最多可以吃掉数千只白蚁。

囊状物里面有许多的腺体,这些腺体可以吸收囊状物中的水并将其排到外面。囊状物中的部分区域是真空的,这就使外面的气压大于里面,这也解释了它外面看上去成凹形的原因。

门口周围是几根类似小甲虫或昆虫触角的感应毛。当水生生物碰触到感应毛,感应毛就像一个杠杆将力量施加给柔韧的门,囊状物就会迅速鼓起,同时门打开,将倒霉的猎物吸入囊中。整个捕食过程只有1/60秒,可与照相机快门的速度相媲美,随即捕虫囊开始分泌消化酶分解猎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