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农水产食品流通公社方面23日表示,对华农水产品出口商谈会

韩国农水产食品流通公社方面23日表示,将以去年年底生效的韩中自由贸易协定为契机,扩大对华农水产品出口。
流通公社将致力于为泡菜、大米、参鸡汤等中国政府放宽检验标准的韩国食品对华出口提供制度上的支持,如为韩国出口厂商在标签标识、通关方面提供支持,在华举办贸易博览会,积极开展韩国农水产及食品的宣传活动等。

图片 1

近日,山东蒜农2200吨大蒜被韩国方面退回一事引起热议。有媒体发文称,出口大蒜被退回的真正原因是使用一氧化碳熏蒸消毒后的…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最近希望以合理的价格购买安全、优质食品的中国消费者越来越多,这部分人群以中产阶层为主。受到韩流的影响,他们对韩国农水产品的关注度日益增强。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农林畜产食品部22日在首尔江南区洲际酒店举行了“对华农水产品出口商谈会”,支持韩国农产品对华出口。这次商谈会由韩国贸易协会、韩国农水产食品流通公社(以下简称农水产公社)、中国商务部下属中国商业联合会主办,韩国农林畜产食品部、驻韩中国大使馆等协办。来自中国上海、北京、广州等大城市的36家代表性农食品流通企业共派出了56名收购人员参加了这次商谈会。韩国则在贸易协会与农水产公社的监督下,选择了宾格瑞、每日乳业等90家企业参会。中国已经成为了仅次于日本的韩国第二大农食品出口对象国。过去5年间,对华年均出口增长率达到了28%。预测认为,2020年以后,中国将成为韩国农产品出口的最大对象国。另外,对华出口的商品种类也发生了变化。除了传统强项人参以外,柚子茶、栗子、鱿鱼、饮料等均在中国市场受到了欢迎。从统计数据上来看,去年这些产品的对华出口均取得了出色的成绩,人参类产品出口额为3200万美元、柚子茶为1800万美元、栗子为2600万美元、鱿鱼为4000万美元、饮料为5000万美元。韩国电视剧的风行也推动了一些新产品的出口,如牛奶、奶粉、饼干、面包、紫菜等的需求正在大幅上升。据悉,参与本次活动的中国流通企业不仅对紫菜、牛奶、糯米、干货等传统农水产品表示出了兴趣,对奶粉、饮料、酒类、茶类等农产品原料也十分关注。产业部相关人士表示,“今后韩中FTA签署后,将为韩国农产品的对华出口带来巨大的机遇,韩国高端农水产品的出口途径也会进一步扩大”。来源:韩国《亚洲经济》

近日,山东蒜农2200吨大蒜被韩国方面退回一事引起热议。有媒体发文称,出口大蒜被退回的真正原因是使用一氧化碳熏蒸消毒后的大蒜不符合韩国要求。对此,北京青年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韩国方面出示的退货通知表明退货原因为大蒜斑麻点超标,并且熏蒸消毒使用的是二氧化碳,与一氧化碳无关。

除此之外,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李时民仲裁员在看过记者提供的蒜农手中的信用证之后表示,信用证条款中对中方的要求非常苛刻,主动权全部都在韩方。他也表示,农产品出口业务中,地方政府应充分发挥协调和支持的作用,帮助农民建立一个良好的外贸环境。

“退货通知”显示与化学品残留无关

根据本报2月1日报道,山东蒜农向韩国农水产食品流通公社供货2200吨大蒜,大蒜在发货前经韩国农水产食品流通公社专职人员验货合格,但货物到达韩国港口后被韩国农管所认定为质量检查不合格,要求退回全部货物,这给山东蒜农造成巨大经济损失,蒜农无法接受货物被退回的理由,因此开始走上维权之路。

近日,有媒体发文称,大蒜被退回的原因是“兰陵县蒜农使用一氧化碳熏蒸消毒后的大蒜不符合韩国标准,被认为质量不合格”。该文还进一步表示,“众所周知,一氧化碳会导致中毒症状,如头痛、恶心、呕吐、疲劳、视网膜出血,甚至会损害心脏和中枢神经系统,对孕妇胎儿产生严重的不良影响,还会有后遗症。”同时,该文还称“媒体报道中,对山东大蒜残毒、铅等重金属污染问题只字未提”。

对此,北青报记者致电蒜农王先生,并看到了王先生手中的退货通知。退货通知表明,韩国方面给出的退货理由是大蒜斑麻点超标,属于大蒜质量问题。根据王先生提供的标书,韩国方面对质量部分的要求是:重缺点大蒜占所有大蒜的5%以下。重缺点指有病虫害、带伤、形状不良及发霉、腐烂的。2014年12月中旬,货物在到达韩国港口之后,韩国农管所对大蒜进行质量检验,随后认为大蒜斑麻点超标,将其归为重缺点大蒜超标的情况,因此要求退回全部货物。随后蒜农找到韩国当地一家有检验资质的质检机构对大蒜进行检验,检验结果为合格,但韩国方面依然坚持退回全部货物。

除此之外,王先生表示,在中标之后,备货的全部过程均严格按照韩国方面的要求进行,并有收货方韩国农水产食品流通公社人员全程在场监督,包括大蒜熏蒸消毒和低温杀虫等过程,之后再由韩国农水产食品流通公社专职人员验货并打上流通公社专用签封后,才进行了发货运输。同时,备货过程中,蒜农没有任何一个环节使用过一氧化碳,熏蒸消毒和低温杀虫均使用的是二氧化碳,因此,不可能存在一氧化碳残毒这种情况。

专家称韩方开出的打款条件对蒜农不公平

北青报记者致电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李时民仲裁员,并提供了蒜农手中的信用证。信用证是开证银行开给受益人的付款保证,只要蒜农方面提交符合信用证规定的单据,银行就必须保证付款。李时民表示,信用证相当于是合同内容的一个付款附件。

李时民在看过韩方给蒜农的信用证之后表示,信用证上面的规定太苛刻,主动权都在韩方。根据信用证规定,货物在到达韩国港口后,要依次通过韩国国家食品安全厅的食品安全检验检疫、韩国农林部的植物病虫检验,之后是韩国农管所的质量规格检验,三次检验全部通过之后,还需要进口商也就是韩国农水产食品流通公社再次进行验货,才可以完成全部检验过程。

同时,根据信用证规定,在前三项政府验货完成之后,韩国方面向银行出具一份文件表明可以打款,蒜农才可以获得90%的货款。李时民认为,这一规定十分苛刻,是软条款,韩国方面可以因任何原因拒绝出示这份证明,而这一点也并不是中国方面通过自身努力可以解决的,主动权在韩国方面。

此外,即使大蒜通过了韩国官方三个机构的验货,之后还要通过韩国农水产食品流通公社的检验,此次验货合格之后,蒜农可以获得剩下10%的货款。李时民认为,这一规定很不公平。根据国际贸易通行做法,应该是由买卖双方共同认可的独立第三方而不应该是买方进行验货。按照信用证规定,买方进行验货,合格之后才打款,这一规定对蒜农很不公平,全部主动权都在韩国方面。

责任编辑:刘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