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县域集采,县域医共体全国范围内正在全面落地

医药网6月21日讯
10天后,浙江县域药品市场将彻底统——有评论认为,这一中国外资药企争夺最为激烈的基层市场药品采购量,相当于中西部地区的一个省级规模,改变和影响都将异常深远。
▍浙江县域集采,开始了
6月19日,浙江省药械采购中心发布了《关于浙江县域医疗服务共同体药品耗材统一采购与支付有关事项的通知》——这是继去年10月12日发布的《浙江省医改办关于开展县域医疗服务共同体建设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的进一步落实文件。图片 1

医药网4月11日讯 4月10日,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官网发布《广东省卫生健康委
广东省中医药局关于印发广东省全面提升县级医院综合能力实施方案(2019~2020年)的通知》,要求到2019年底,实现“上下联、信息通”,加强县域医共体建设,提升县域整合型服务体系的综合服务效能,确保形成以健康为中心的县域优质高效医疗卫生服务体系。
众所周知,县域医共体全国范围内正在全面落地,与传统“医联体”不同,以县医院为区域龙头的“医共体”,重点强调“六统一”:统一人事管理、统一财务管理、统一资产管理、统一业务管理、统一药品耗材目录、统一药品耗材配送。正因如此,各地推进紧密型县域医共体建设,无疑意味着县级药品市场将迎来深层巨变。
统一药品采购配送 “上下联动”打通用药需求
“强基层”是三医联动的核心精神,重点探索以县级医院为龙头、乡镇卫生院为枢纽、村卫生室为基础的县乡一体化管理体系,是新医改持续推动的方向。《关于印发医疗联合体综合绩效考核工作方案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做好分级诊疗制度建设有关重点工作的通知》等政策均提出,以设区的地市和县域为单位,将服务区域按照医疗资源分布情况划分为若干个网格,每个网格由一个医疗集团或者医共体负责。
在这一政策背景下,县乡村三级医疗信息互联互通,药品“统一目录、统一议价、统一采购、统一配送、统一结算”的制度终点绝非遥不可及,政策落地的速度,也远比行业内预期的要快:
2018年4月,安徽省政府官网发布《关于全面推进县域医疗共同体建设的意见》,表示2018年医共体建设实现全省覆盖,到2020年,县域内所有二级公立医院和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全部参与;同时,明确前三批试点县每县至少建成1个人财物统一管理的紧密型县域医共体。
2018年5月,山东省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要求2018年山东所有县将全部启动医共体建设,在县域内将以县级医院为龙头,着力推进人事、财务、资产、业务、药品耗材目录、药品耗材配送的“六统一”。
2018年6月,浙江省药械采购中心发布《关于浙江县域医疗服务共同体药品耗材统一采购与支付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自
2018年7月1日起,省内所有医共体试点单位开始执行药品耗材统一采购、统一支付等工作,停止医共体成员单位采购账号的采购权限。
本次广东《通知》提出,各地要因地制宜推进紧密型县域医共体建设,整合县域医疗卫生资源;每个县可结合人口规模、医疗资源配置等实际情况,组建1~3个由县级医院牵头,其他若干家医院及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为成员单位的县域医共体,医共体法定代表人由医共体负责人担任,保留成员单位的法人资格;完善医疗卫生资源集约配置,以县为单位,加强医共体内部和医共体之间的医疗资源统筹使用,资源共享。
业内普遍认为,伴随“分级诊疗”和“县域医共体”政策深入,在保证医共体内各成员单位基本药物配备使用比例、基本药物报销比例明显高于非基本药物的前提下,县乡村一体化的药械管理将进一步释放基层诊疗服务能力,也将打开基层药品市场的全新竞争局面。
医保总额控费压力 药品或被贴上“成本标签”
今年1月,2019年全国基层卫生健康工作会暨基层卫生综合改革现场会在济南召开,会议强调,2019年要以“县级强、乡级活、村级稳、上下联、信息通”为主线,以提升能力和激发活力为重点,推动基层卫生健康事业高质量发展。
目前,“医保总额付费、基金结余留用、合理超支分担”逐步成为县域医共体,乃至整个国家医保支付和控费的价值思路。纵观全国,县域医共体探索试点遍地开花,相比松散型医联体,县域医共体不仅已被政策定调成为深化新医改的主流模式,更将颠覆药品采购模式。
去年12月,青海省卫计委印发《青海省县域医共体内药品和一般医用耗材统一采购工作方案》,在全省开展医共体内药品和一般医用耗材统一采购工作,坚持“全省一个平台、招采合一、量价挂钩”的原则,由县域医共体内牵头医院作为药品和一般医用耗材统一采购的主体,由牵头医院组织开展医共体内各医疗机构药品和一般医用耗材带量统一采购工作。
行业人士判断,医保支付机构对医共体普遍采取打包付费方式,这无疑将给药品耗材贴上“成本标签”,若要降低医疗业务成本,医共体采购势必值得用力挥刀砍掉药品耗材价格。医共体体系内的药品耗材统一招采配送,在集中采购基础上,各医共体或医疗集团有理由、有动力进一步二次议价,从而形成比省级中标价更低的交易价格。
另一方面,不仅仅是药品,基于对区域内检查结果互认和资源高效利用的机制设计,医共体内闲置高值设备、设施的资源共享,也将促使医共体内的各医疗机构间协调资源合理配置,从而进一步压缩成本。广东《通知》明确:依托县级公立医院建立医学影像诊断、检查检验、病理诊断等中心,推进县域内检查、检验结果互认;整合信息化建设资金集约建设,共用部分统建共用,提升资金使用效益。

据说,最近各大药企都在广招医药代表。

“抢”药代

近日,有医药代表透露,辉瑞正在大量扩充基层市场的医药代表,目前已经开放了将近1000个岗位。

此外,小编了解到,除了辉瑞,外资药企如阿斯利康、默沙东、拜耳、葛兰素史克等,也在大力招聘基层市场医药代表。笔者以“医药代表”“基层”“外资”为关键词,查询某知名招聘网站发现,虽然是基层市场,但这些企业给出的薪资水平也不低,部分外资药企招聘信息如下:

图片 2

(数据来源:前程无忧网站)

纵观各外资药企在招聘要求的优先录用项目,除了“有外资制药企业销售经验、既往销售业绩优秀者,均可综合考虑其特点,优先录用”外,还包括“有良好的当地医药网络人脉、熟悉基层市场销售模式”。

再来看看国内药企的情况。同样是以“医药代表”“基层”为关键词查询,我们可以发现国内药企的薪资水平比外资药企的较低,但是查询到的招聘信息也比外资药企更多。有的药企甚至在招聘的职务名称处就醒目强调了两个关键词——“基层”“慢病”。部分国内药企招聘信息如下:

图片 3

(数据来源:前程无忧网站)

“抢”基层市场

辉瑞、阿斯利康、拜耳、默沙东、葛兰素史克等各大外资药企正在大力招聘基层医药代表,同时,华润双鹤、浙江京新、云南白药等国内药企也在积极布局,基层市场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近4个月来,国家连发多个文件,都是有关助力基层医疗事业发展的。

3月15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开展社区医院建设试点工作的通知》,要求在20个省市试点“社区医院”,全面提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服务能力,为推进分级诊疗奠定良好基础。

4月3日,国家卫健委印发《乡镇卫生院服务能力评价指南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服务能力评价指南》,要求乡镇卫生院服务能力评价指南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展自评,查找不足,不断提升服务能力,优化服务模式,改善服务质量。

5月22日、5月28日,国家卫健委先后下发《关于开展城市医疗联合体建设试点工作的通知》《关于推进紧密型县域医疗卫生共同体建设的通知》,要在100个试点城市建立全面启动城市医联体网格化布局与管理,在500个县域初步建成目标明确、权责清晰、分工协作的新型县域医疗卫生服务体系。

6月25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关于印发全面提升县级医院综合能力第二阶段县级医院名单的通知》中,确定了全面提升县级医院综合能力第二阶段500家县级医院和500家县级中医医院,这1000所县级医院有机会升级成三甲医院。这将扶持重点向基层医疗倾斜,下沉优质医疗资源。

此前,国家卫健委发布的《关于开展紧密型县域医疗卫生共同体建设试点的指导方案》中,也明确提到

“力争到2020年底,县域就诊率达到90%,县域内基层就诊率达到65%左右,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有能力开展的技术、项目不断增加”。

此外,该《方案》明确提出,

“医共体实行药品耗材统一管理,统一用药目录、统一采购配送、统一支付货款”。

并且强调要

“重点加强高血压、糖尿病、严重精神障碍、肺结核患者等健康管理”。

统一用药目录、统一采购配送、统一支付货款,实际上是打通了医共体上级医院和基层的用药目录,在这种情况下,整个医共体的用药目录范围会扩大。只要能够在医共体中进入首诊目录,原来不在基层销售的药品,都能逐步打开基层市场。

而加强高血压、糖尿病等这类慢性患者的健康管理,也就是说以后这类患者都会往县域市场下沉。未来,慢病治疗的药品将会在县域、基层市场找到发展机会。

随着500个县的紧密型医共体逐步建成,将关系到药企经营模式的转变,其药品耗材采购方式、支付、用药、管理方式将发生大变革。

原来以省为单位的药品集中采购,很有可能随着县域医共体的组建而下沉至县域。相关数据显示,中国目前有2856个县级行政区划单位,500个县占比约17.5%。未来市场之大,可以预见。

而一旦1000所县级医院升级成为三甲医院,医药市场也将随之下沉至县域,药企自身的营销组织架构、资源配备和营销方式都应当随之而变化。

事实上,从上文分析的情况看,目前很多药企都在尝试下沉,不少药企正在组建基层销售队伍,也有一些药企选择合作的方式,准备在基层市场大刀阔斧的发展。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